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绍兴头条网 ☉ 曝光/辟谣 ☉ 屡遭不幸生存难 拨乱反正盼青天

屡遭不幸生存难 拨乱反正盼青天

2019-04-19 12:48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阅读:58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我家屡次蒙受不白之冤,近两年来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诉求,至今无果,致一家人生存困难,举步维艰。”4月18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古营集镇大石楼行政村杜楼村徐继荣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 我叫徐继荣,男,汉族,今年51岁,初中文化程度,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古营集镇大石楼行政村杜楼村的一位农民。我哥哥被..
“我家屡次蒙受不白之冤,近两年来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诉求,至今无果,致一家人生存困难,举步维艰。”4月18日,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古营集镇大石楼行政村杜楼村徐继荣致函上级有关部门反映称。

       
 
我叫徐继荣,男,汉族,今年51岁,初中文化程度,是山东省菏泽市曹县古营集镇大石楼行政村杜楼村的一位农民。我哥哥被逼曾服毒自尽,我嫂子因承受打击精神崩溃,我哥哥岳父看到自己孩子受尽欺压与迫害含恨九泉,我父亲承受两个儿子冤屈忧虑过重生病严重无儿赡养,我被迫家破人亡妻离子散,自己也被判刑入狱、一年内家产被洗劫一空还欠下大批外债。我和妻子家人生活在一起,家里没钱生存被停水停电,出现三次小型车祸,岳父岳母忧虑病重,妻子为了赚钱养活两个幼小孩子(1岁和9岁)及家人被迫到苏州昆山打工,目前又以诈骗为由身陷囹圄。我们几代人的命运就此跌入深渊,希望得到领导的重视与救助!

      
      
 
其一,2016年6月10日,我年仅26岁的侄子徐振朋(有一个2岁和一个4岁的孩子)在曹县王集镇杜庄村纺纱厂的雇佣下搭建办公室,在工作过程中意外触电,因厂长万某杰见死不救开车逃逸延误了抢救时间造成死亡(在抢救过程中曾苏醒一次,120一个小时左右到达现场检查有微弱心跳,可是很快就消失了),并且企业没安装任何安全漏电设备。炎炎夏日事隔多日无人解决,死者父母痛苦无助多次休克。公安带口信说:“厂长只答应赔偿3万元,这属于经济纠纷案,3万元不答应只能自己想办法解决。”
 
2016年6月13日,亲属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到镇政府院内反映诉求,希望引起领导的重视协助处理,期间因一同前往的邻居朱世领遭殴打引起混乱(没有相互殴打行为,只是引起死者妹妹徐璐、姑姑沙宗芹看不惯对方打人骂了几句被定为积极参加者问责),涉事时间十多分钟,总时间不到一个小时全部自动撤离,没造成任何损失。镇政府没有报案追究,并且表示同情和理解。
 
2016年6月18日,为了让厂长尽快出面解决在厂长家门前静坐示威,其女儿从事公安工作的厂长主动打电话恐吓死者父亲说:“你们该闹闹吧,我公检法都有人,我让你们得不到一分钱还要坐牢!”2016年6月20日,就这样第二天死者家人和亲属近二十人被羁押,欺骗死者父亲接受16万元赔偿之后,以“到镇政府上访使政府形象、公信力下降”为由,死者父亲、叔叔、妹妹被判刑坐牢,其中死者父亲、叔叔没参加上访,只因是自己的孩子被认定主谋判刑三年坐牢,至今身陷囹圄。两个家庭跌进深渊无法生存,我们多次申诉求助无果。我们拿到十多万元死亡赔偿,去掉丧葬费与支付死者妻子补助金等开支后,仅剩三、五万元,还要承担抚养孩子的义务,目前为了申诉挽救家人花了数十多万元。如此境况,令人百感交集,只能望天兴叹。

       
 
其二,2014年1月20日,我在曹县西关买了一个院子入住多年,手续齐全,证据充足(有房产证、土地证、房屋买卖合同、购房款收到条、卖房夫妻身份证明、付款证明、尾款转账证明、装修入住证明、电话录音与视频等),只因我有刑案缠身失去正常人的自由,结果家人受尽侮辱、打骂,多人多次携带凶器到我家打砸、驱赶,房被抢占,损坏我家财产损失一万多元。我们多次报案、上访无果(原房主的妻子胡某新声称她们送礼就花20多万元),一家人被迫流离失所,整日以泪洗面。无奈诉至曹县法院,原房主律师空口答辩:“房子是借徐继荣暂住,没收到徐继荣任何款项!”就这样,我的购房合同被判无效。
 
其三,2015年3月21日,张某粉借我家13万元钱。2016年11月1日,我们起诉到曹县法院,并从郓城法院做了财产保全查封了张运粉的17万元执行款,郓城办案人员私自释放曹县法院帮我们查封的执行款17万元,我们四处求助无人过问,而张运粉声称他们打官司送礼花了20多万元,释放查封款又花了4万元。
 
其四,我在海南有个孵化厂(我占50%股份),由于刑案缠身被迫倒闭。由于让我孵化厂拆迁无法出面合理维权,拆迁赔偿48万元被股东协助他人制作虚假买卖合同骗去,让我血本无归,没拿到一分钱(有拆迁办提供复印件为证)。

      
 
其五,2017年11月20日,我无奈之下到北京反映诉求,受尽欺骗和侮辱,被一个叫袁某军的男子欺骗,榨干我最后一滴血4万多元,还霸占我的车至今不还,车辆违章30多次罚款不交,还骂我要敲诈我19200元。
 
其六,为了抚养幼小孩子(1岁和9岁)及维持家用,我妻子田凤云被迫无奈抛下哺乳期的孩子到苏州昆山打工养家,靠自己的努力双手赚钱做个小小的按摩技师。作为一个打工者,完全听从公司安排做事,并无任何能力和权利干涉老板的运营模式与分配,因苏州11.30诈骗案,在苏州昆山以诈骗为由被追究刑责。
 
我妻子田凤云刚在国家批证认可经营的公司正式工作一个月,因公司员工拉拢客户“语言暧昧、穿衣性感”被认定为色诱,因公司消费“价格高”被认定为诈骗。我的妻子只是一个普通员工,不应该追究刑事责任;国家明文规定,两岁内的婴儿归母亲抚养义务,人性化处理案件在谅解不予羁押范围;丈夫徐继荣被判实刑三年,田凤云是两个孩子的唯一监护和抚养人在法定上不予羁押;由于田凤云家庭落魄无助谋生,就算属于轻微违法也值得同情和谅解。当地有关部门在收到我们提供的所有证明材料后未宽大处理,致家人和孩子处于水深火热之中。
 
以上所述,都有充分的录音、视频、图片等证据材料和调查线索(如有不实,我愿承担一切责任)。命运多舜,屡遭不幸,使我们一家面临老无所抚、小无所养的悲惨境地。国家反复强调,要让人民群众在每一起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义,为此恳请上级领导本着“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的原则,明察秋毫,拨乱反正,挽救我们这个不幸的家庭。(山东省曹县 徐继荣)
 
来源:头条快讯
原文链接:https://www.xingkonggc.com/a/xianyu/2019/0419/745707.html?tdsourcetag=s_pcqq_aiomsg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