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绍兴头条网 ☉ 社会视角 ☉ 村官被指以权谋私 给返乡创业人员屡设障碍

村官被指以权谋私 给返乡创业人员屡设障碍

2020-11-19 17:49    来源:中视在线    作者:未知    阅读:160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相比于“大老虎”,群众对近在身边的“蝇贪”“蚁贪”更有切肤之痛。发生在基层的小官贪腐,损害着百姓的切身利益,啃噬着百姓的获得感,更挥霍了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我们村原支书罗某任职期间涉嫌以权谋私,贱卖村集体财产,贪污、截留、挪用各项惠农补助款,巨额财产来路不明,而且给返乡创业人员屡设障碍..
   相比于“大老虎”,群众对近在身边的“蝇贪”“蚁贪”更有切肤之痛。发生在基层的小官贪腐,损害着百姓的切身利益,啃噬着百姓的获得感,更挥霍了基层群众对党的信任。“我们村原支书罗某任职期间涉嫌以权谋私,贱卖村集体财产,贪污、截留、挪用各项惠农补助款,巨额财产来路不明,而且给返乡创业人员屡设障碍,致其农庄项目丢掉了百万元之后长期耽搁。”近日,湖北省松滋市卸甲坪乡天星堰村的村民致函有关部门反映说。 
         
       今年60岁的罗某,自16岁进入天星堰村委会工作,至2019年村委会换届选举方才卸任,此间任村支书近30年。老实说,罗某初入村干部行列,才疏学浅还能礼贤下士,对老百姓和颜悦色。随着支书位置坐稳,特别是村中青壮年考学、打工外出天星堰村,而村里只剩老弱妇孺,罗某以权谋私、欺压百姓,便展现了他原本的面目。具体涉嫌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问题:
       其一,巨额财产来路不明。罗某现拥有房产:1、本村两幢,建于80年代末,其中一幢已卖给村民覃某贵;2、本乡覃睦庄社区一幢,建于2012年(即他变卖村矿山以后随建);3、在松滋购有商品房一套。其它财产:1、于2015年购入本田雅阁豪车一辆;2、于2019年5月左右出资50万元与人合伙在深圳购入旋挖掘机一台(旋挖机650万元/台);3、据传他还有大额存款。一个村支书,既无子女外出打工,也没有卖猪卖羊,仅凭他一点工资,既要抚养子女读书,又要操办他们的婚事,更有地方人情往来支出,就是不吃不喝也难以维系,哪来这么多的钱?
        
       其二,贱卖村集体财产,中饱私囊。任职支书多年,随着职权的巩固,他逐渐迷失了自己,把村里的动产和不动产皆视为自己的家产,被全部贱卖精光。所卖钱款,疑由其私人会计(村民宁某良)巧立账目处理后而占为己有。
       部分线索如下:1、贱卖村小学及土地。买主朱某军、代某满、叶某华;2、贱卖村办公楼及土地。买主宁某青。1992年社教刚结束(当时公布的审查结果:罗某帐面上疑贪污2000多元),村办公楼无故起火,将天星堰村的所有帐目烧得一干二净。据传是他指使村民所为);3、贱卖村卫生室。买主覃某富;4、贱卖村供销社。买主代某兵、覃某进、覃某平;5、贱卖村林场土地(先把村林场免费给覃某斗开采石头,尔后把场地卖给村民建房)。买主代某华、代某权、宁某华、宁某奎各1.5万元,代某平、代某喜各3万元;6、贱卖村矿山(重晶石矿)。
       为了方便自己货车运输,先将村集体的矿山承包给卸甲坪乡覃睦庄村村民覃某书经营多年后(承包的期限及承包费用从未公示),于2011年罗某本人出面从每个农户手中将矿山低价购买,尔后借覃某书之手以高达960万元价格出售给刘家场镇桃树乡桃丰村村民任某军。所卖钱款,去向不明。
         
       其三,以权谋私,生财“有道”。1、2012年新农村建设期间,新建天星堰村办公楼时,他购买挖掘机承包办公楼地基平整工程,耗时3个多月。尔后,又伙同现任村主任宁某武包揽办公楼的工程建设。村部刚完工不久,他就三番五次的对村部进行改建,其中完好无损的铁栅栏刚装上不到两年时间,他为调理官运强行翻修,整个工程细节从未公示。
       2、借村自来水修建之机,向全村老百姓收取人均200元的集资款。上面拨款是140多万元,而项目实际支出不过百万元。项目完工后,未公示相关情况,余款也不知去向。
       3、2015年借国家对农村土地平整、农水改建之机,为调整自己家庭“风水”,利用国家工程项目资金强征农田,为自己挖建鱼池并将自己屋前公路改道、硬化,整个工程造价近300万元。工程项目细节未公示。
       4、2015年借农村道路整修之机,强行向沿线农户收取人均400元集资款,共计20余万元(国家下拨多少钱一公里,因未公示不得而知)。其中谭某林、谭某玉各1.5万元,任某军5万元,覃某军3000元。而邻村有的未收集资款,有的仅收取了几十元,天星堰村为何收取如此之高的集资款?且道路完工之后,也不公示费用的使用情况。
       其四,贪污、截留、挪用国家的各项惠农补助款,据为己有。罗某担任天星堰村支书期间,村里的大小事情皆由他一个人说了算。“一事一议”这项村制在他手里成了个摆设,每年国家对农村的各项补助从不公示,致使国家的救灾、扶贫、低保、五保等方面的各项补助款被其视为“唐僧肉”,利用职务之便予以了侵占。部分线索如下:
       1、全村老百姓至今未拿到属于自己的“林权证”,何因?第一次颁发的林权证,在2000年左右被收走。于2009年重新制证时,大部分老百姓林权证的帐上面积被夸大了,用去申请了国家的林业补贴,而这个补贴款却又没有发放给老百姓,故!能发下来吗?
       2、村民覃某柏家庭承包土地总面积5.75亩,其中包括1998年给他家承包的0.8亩土地,也就是在1998年前他家只有4.95亩的承包地,而他家每年却是按6.02亩的承包面积履行的义务上缴。这样计算下来,覃某柏家每年就是多上缴了近一亩土地的税费(110元/亩),这样统计全村1000多农户数额就吓人了。这些多缴的钱去了哪里?
       3、村民覃某立妻子患有糖尿病慢性病,乡政府给予500元补助,罗某却只送去300元。户主告知政府通知的是500元,他谎称是自己弄错了,又才被迫送去尾款200元。为了堵住该农户的嘴不去宣扬此事,随机认定该农户为组代表,因为代表开会可以领取到50—100元的工时费。
       4、自2012年全村近百人被扶贫,而皆只有其名,扶贫款却无份,至近两年才给部分扶贫户发点油、米。村民有宁某峰、熊某寿等。
          
       其五,精准扶贫,危房改建期间,利用职权优亲厚友、投机钻营谋私利。由于罗某长期大权在握,上有靠山,下有村里各小组组长皆是自己的人,故国家每次对农村发放大小政策红利时,都被他视为敛财的好机会。部分线索如下:
       1、村民代某喜系贫困户,危房需改建,罗某多次上门劝说若在原址改建没有补助、需搬迁异地方可享受国家政策补贴。户主无奈,自费3万元在罗某指定的林场场地购买了地基,由村主任宁某武承建3间平房,危房改建帐面上显示的费用是近40万元,户主不签字认可,致使该安置房闲置至今。40万元在当地可建一幢豪华别墅了。
       2、村民宁某广系低保户,需建安置房,罗某将村主任宁某武的一处闲置房(曾做经销店用,近60平米)低价3万元购入,整修后做安置房给宁某广居住。帐面显示近10万元,此费用少吗?
       3、村民李某国系五保户,需建安置房。罗某为实现他钻营谋利之目的,2015年借精准扶贫之机,与刚上任的村主任宁某武商定,将村集体的200多亩林场由宁某武承包(承包期限和费用未公示),尔后以给李某国建安置房为名在禁养区修建养猪场,并以李某国等人名义成立养殖合作社。截留扶贫物资(猪、鸡、羊)自己养殖,且以合作社之名申报套取国家专项补助:仅一个小型沼气池就申领了9万多元;为了尽快套取国家补贴,2017年6月份,高温期间,拖土、运水,每天几十人植树,套取了国家补贴上百万元。尔后,又以李某国等人之名义申领国家无息贷款为己所用。而李某国也就才有了一个终日臭气熏天的家,除了忍受鸡、鸭、猪、羊的吵和蚊虫的叮咬,也就自然而然的成了合作社的终身监护义工。
       4、本村所有危房改建,皆由罗某与宁某武承建,岂不怪哉!
       其六,凭借手中权杖,欺压百姓,横行乡里。部分线索:1、给返乡创业人员设阻,受害村民覃某清。在罗某之父罗某林的多次劝说和天星堰村委的邀请之下,于2013年5月8日以招商引资方式返乡创业,筹资2000万元兴建一座生态农庄,规划用地选址在天星堰村一组他家的宅基地、自留地和自留山上。罗某得知消息后,便指使村主任宁某武暗地里串联部分村民开始恶意阻挠,最终导致覃某清的农庄项目丢掉了百万元之后耽搁至今,而弄的骑马不能下背。此期间参与阻挠人员有:
       一组村民覃某立,抢占覃某清的自留山,三番五次将山上的树木盗伐净光出售。因为阻挠有功,2018年借精准扶贫物资发放之际,罗某对他给予6头仔猪作为奖励。为了避免影响,此农户将仔猪喂养在白竹园村亲友之家。
       二组村民宁某培,预制厂老板,上有靠山。2015年覃某清筹资4.7万元做公益,将天星堰村一组一处荒废的池塘进行翻修扩建,罗某马上四处宣扬说覃某清占公为私,暗地里唆使宁某培极力阻挠,无故漫骂覃某清及家人长达3年之久,并三番五次损毁覃某清的私人财产。且在2017年1月27日上午9时(农历大年三十),携湖南、湖北、宜昌等地的社会人员上覃某清家再次将他的私人财产砸毁,并伤其本人及其亲友数人,而罗某却一直熟视无睹,并在矛盾协调处理期间,他多次以要开除覃某清之兄覃某春的党籍和要抓覃某清及其家人、亲友相威胁,同时又以承诺帮忙覃某清的农庄项目尽快落实建设为诱饵,迫使覃某清于2017年2月16日、3月30日给宁某培先后支付了6500元的所谓“补偿款”和道歉后,罗某当即在天星堰村部的处理现场当着乡领导的面翘着右手大拇指说:“XX领导,你看,人民群众的力量是伟大的。”领导满脸愕然。因为宁某培阻挠有功,罗某与宁某培一起随即迫使乡里给他挖建了一口一百个来方的水池,供其预制厂用水,共耗资5万多元。罗某亲自监督,村主任宁某武包揽承建。就这么出闹剧,他们各取所需,留给覃某清的只有无奈!
       村民覃某银凭借强大的关系网(其女婿在市某局任职),强占覃某清依法承包的责任田、自留山近30年,罗某一直以各种借口推诿不协调处理。如今趁覃某清回乡创业之机,又恰逢农村土地确权之时,罗某谎称覃某清的承包地是覃某银的自留地,诱使覃某银出来故意给覃某清为难:一是强占覃某清家的承包地;二是霸占公路,不让村民同行。致使覃某清的农庄项目“搁滩”至今,从而也导致了覃某清依法承包的土地在这2016年确权时至今没有得到确权。因为覃某银阻挠有功,罗某便给予其奖励:将村集体的机动土地2.53亩给他登记造册,并趁机确权颁证。作为回报,覃某银购买了罗某的挖掘机。
       为了将覃某清逼入死角,罗某亲自出手,利用手中权力将农村“三箱四线”农电整改项目只申报到离覃某清养殖场的1.5公里处,而这1.5公里内却有8家农户因此不能享用“三箱四线”的电能,覃某清的养殖场也因此闲置了3年之久。尔后,迫于压力,覃某清托人疏通关系,于2017年5月自费3万多元才把“三箱四线”架通。罗某作为村支书,就是这样支持返乡人员创业的!
       2、2016年农村土地确权时,罗某阻止依法拥有土地确权证书的老百姓确权,并将老百姓的“户口”强行下册。被波及的老百姓如下:村民覃某柏依法承包土地5.75亩,至今没有得到确权,且户口被罗某在村集体下册;村民覃某发家人依法承包土地4.5亩,至今没有得到确权。他的第二个儿子覃某平有心脏病史,因多年外出打工房子失修需重建,申请村委会办理建房用地手续,被罗某推诿达3年之久。2016年接乡领导电话可回乡办理相关手续,在回家途中,因心脏病复发突然离世。尔后,其妻子继续打工与两个孩子相依为命,却没有得到任何补贴,且罗某将他的两个女孩的户籍给强行下册上到相邻的覃睦庄村。
       其七,罗某父子同谋,信奉封建迷信,并以其巧立项目,申领政府的高额项目补助。1、本村四组建有土地庙一处;2、“天星堰村”招牌亦是以石碑换之。
       其八,操弄选举,霸任支书近30年,且从不培养村委后继人。2018年村委换届选举,他又故技重演,选举前与他的人(三员)频频相约,致使村委连续两次选举皆以失败告终,从而导致现村委会班子形成“三派”当家,他们各忙各的工程、私事,老百姓的事情皆以推诿、新官不理旧事而终。

来源:头条快报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绍兴头条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系自媒体平台,只提供交流信息,所有文章、贴子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我们将作删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