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信息

搜索贴子

搜索新闻

搜索店铺

搜索商品

搜索团购

搜索新闻
绍兴头条网 ☉ 绍兴头条 ☉ 越城区沈园社区宣布退出姜家园物业代管 “免费的午餐”不能再吃了

越城区沈园社区宣布退出姜家园物业代管 “免费的午餐”不能再吃了

2021-09-17 23:17    来源:网络转载    作者:未知    阅读:353次    我要评论

分享到:更多分享
导读:头条为您——保驾护航、提供法律援助 凡涉及房产纠纷、各类合同纠纷、劳动纠纷、刑事辨护、保险理赔。婚姻家庭、拆迁等法律维权,都可以向资深律师团首席资深律师咨询。 劳动纠纷、工伤、意外伤残、死亡,法律诉讼热线 15257506102 8月31日,越城区沈园社区宣布退出姜家园小区物业代管 小区居民“有点不习惯”..

360截图20210917090718301

 凡涉及房产纠纷、各类合同纠纷、劳动纠纷、刑事辨护、保险理赔。婚姻家庭、拆迁等法律维权,都可以向资深律师团首席资深律师咨询

劳动纠纷、工伤、意外伤残、死亡,法律诉讼热线

15257506102


    8月31日,越城区沈园社区宣布退出姜家园小区物业代管 小区居民“有点不习惯”,其他社区却认为“开了一个好头”

    8月31日,越城区塔山街道蜂场姜家园小区门口张贴了一张告示:因资金不足,连年亏损,沈园社区将于9月1日开始退出小区相关物业服务。这一做法让不少业主措手不及,也在业界引起震动。此前,没有物业公司服务的老小区一般都是由社区“托管”,此次沈园社区的“退场”,开了社区退出小区物业代管的先河。

  社区退出物管

  业主有点蒙

  小区入口的道闸抬起来了,保安室也空了,蜂场姜家园的业主蒙了。

  9月11日,记者来到小区门口看到,空荡荡的保安室门口贴着一张告示,解释了社区退出小区物业代管的原因:一是因为物业费收缴率低,无法继续维持物业正常运营;二是区域调整后,社区事务增多,无力继续代管。

  其中,关于物业收费这一块,告示中的表述颇见情绪:“自2016年6月起,由于资金不足,连年亏损,社区不仅出人力,还要倒贴资金来维持本小区的正常运营,却始终没有物业公司愿意入驻本小区。虽然小区物业费低廉,但仍有部分业主不愿缴纳相关费用。”

  位于越城区鲁迅中路的蜂场姜家园小区,建于1995年,曾是典型的开放式老小区。2011年老小区改造后,有专门的物业公司来管理,2016年物业公司撤退后,由社区代为托管,提供垃圾清运、治安管理等基础服务。

  面对社区的撤出,业主们难以接受。

  小区业主鲁大爷说,这里老年人居多,以前社区代管的时候,到了晚上,小区里12个门都会关上,有保安巡逻,正门出入口也有人值班,“现在睡觉都不踏实了。”鲁大爷摇摇头。

  小区对面就是沈园景区,离鲁迅故里也是咫尺之遥,常有外来车辆停进小区。2016年小区安装了道闸,外来车辆停放问题得到缓解。社区退出物管后,外来车辆随意进出,小区门口经常堵住。

  有业主直言,社区不应该退出小区物业管理,“这样一下子退出,我们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

  记者了解到,这个小区是有业委会的,但是“形同虚设”,“社区有通知了便召集开个会。”张师傅就是业委会成员,他说8月30日下午,社区召集他们开会,直接宣布了这个决定。

  社区也无奈

  物业费收缴难是主因

  为什么作出这样的决定?塔山街道沈园社区主任封小春显得很无奈,“小区有1008户业主,物业费按住房面积分别为60元一年和80元、100元和120元一年几个档。”她解释,主要还是物业费收缴率太低,物业费全部收满,大概有9万元,可是去年才收到了1.4万元左右,“社区真的维持不下去了,退出实在是没有办法。”

  有业主称,是因为社区没有去催才导致物业费收缴率不齐。封小春认为,这并不是理由,“门口保安室就可以缴费。”她同时解释,去年社区调整后,沈园社区辖区增加,社区事务增多,的确也没有更多的精力去催缴。

  封小春介绍,撤出的决定已经向街道报备并获批准。今年,也有几户业主主动缴了物业费,共计约2000元,现已退还。今后小区的卫生清运,社区依然会保障,同时也会积极对接愿意入场的物业公司来接管。

  蜂场姜家园原本隶属塔山街道燕甸园社区,去年8月,燕甸园社区居民委员会撤销建制,调整到沈园社区。原燕甸园社区主任裘胜兰向记者透露,2016年,因物业费收缴不齐,原物业公司退出小区物业管理工作,社区和街道多方商议后,决定由社区代管,其间,她也曾多次有过撤场的想法。

  “永远有一部分人以各种理由拒缴物业费。”裘胜兰向记者回忆,有的年纪大的业主,孩子也有体面的工作,但就是会找借口拒缴物业费;有的出租房,物业和房东相互推脱;有的人看别人没缴,第二年也不肯缴了……

  为此,社区只能靠节流的方式来支撑物业工作,原先物业公司配备的是12名保安,社区接管后对保安人数一再调整,到最后只留了3个人,每名保安的工资一个月为1700元,这也是物业费的主要支出。

  “很多业主喜欢拿物业费说事,但凡社区工作有一点不合意,就嚷着物业费不缴了。我记得有个业主自行车被偷了,就说要10年不缴物业费,来弥补这个损失。”想起这些事,裘胜兰又好气又好笑,费力不讨好的社区物业代管,消耗了社区工作人员的精力,而这些却并不是社区工作人员的本职工作。

  “撤场并不是坏事。”裘胜兰虽然支持,但也不无担心,“老小区有很多安全隐患,之前有一户人家外出买菜,厨房没关火,还好保安巡逻的时候及时发现,才没有酿成悲剧。”

  社区干部点赞:

  做了我们不敢做的事

  记者了解到,在老城区,由社区代管的老小区不在少数,以塔山街道为例,辖区内有5幢以上住宅楼的小区有52个,其中由社区代管的小区就有45个,主要负责保洁、垃圾分类、楼道灯维修等基本物业管理工作。

  尽管小区业主难以接受,沈园社区这一做法,却获得了社区工作者的点赞,不少社区干部私下称,“做了我们一直想做却没有做的事情,沈园社区开了一个好头。”

  “小区物业管理应该是业主自己的事。”曾在美东社区工作了13年的社区主任张眉,说起了她上任后的第一件事,“2007年底,辖区内京华新村原本的物业公司也因为物业费收不起来,撤走了。小区里化粪池污水倒灌,当时有记者来采访,问我该怎么办。”社区召开了京华新村的业主委员会讨论解决方案,“我当时就一个想法,这个问题必须是业主自己解决,而不是社区兜底,因为旁边也都是老小区,如果开了这个头,大家都这么来,社区管不过来。”

  在社区的支持下,京华新村的业委会开始了小区自治,明确了最基本的卫生管理事项,由业主付垃圾清运费。

  不过张眉认为,这种做法很难复制:“京华新村420户人家,体量小,小区里热心的退休老人多,愿意作为义工来做此事。如果换个体量大的小区,这种方式就不行,我还是认为应该由专门的物业公司来接管小区。”

  这一说法得到了许多社区干部的支持。大家普遍认为,应该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而不是一味地由政府、社区托底,政府和社区应该是引导,而不是包办。

  “业主应该明白,物业服务并不是免费的,政府的补贴是一时的,长久的持续的健康的物业管理需要业主自己买单。”府山街道西小路社区主任周丽丽介绍,西小路社区曾托管北海花园小区,结果物业费用一年亏损10万元左右,这笔钱由社区承担,这对自费支付物业公司服务费的小区不公平。

  专家:

  居民应有为物管服务

  买单意识

  市房地产管理中心物业科工作人员认为,沈园社区的做法开了一个先河,也给更多仍在享受社区物业代管服务的老小区业主提了一个醒,社区代管并非免费的午餐,物业服务的品质是和物业费相挂钩的,“想享受放心的物业服务,但是又没有花钱买服务的意识,这样的想法已经到头了。”

  这位工作人员认为,眼下,一些老小区经过新一轮的改造后,有了车位配比,也有了物业用房,一些小区已经具备了“造血功能”,可以引入专业的物业公司,“社区要做的,还是引导,帮助业主成立业主大会、组建业主委员会,让业主自己选择物业公司。”

  习惯了“免费的午餐”,老小区业主的付费服务意识如何培养呢?浙江省舆情研究中心首席专家、浙江工业大学城市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吴伟强教授认为,政府必须要有一个坚定的态度:“物业费是必须要收的,而且是动真格的收,对于不缴纳物业费的行为可以走司法途径。我不赞成政府贴钱给老小区提供托底物业服务,政府应该提供的是符合小区实际情况的方案以及配备能提供指导服务的社区工作人员。”

  观察者说

  社区“退场”,“公民”上场

  ⊙钟宏娇

  维护小区环境是全体业主的义务。根据约定缴纳物业费,为自己享受到的服务买单,本质上是对契约精神的遵守,也是现代公民素养的一部分。但很多人意识不到这一点,导致物业费收缴难成为行业顽疾。

  而老小区尤甚,因此很多老小区没有物业公司肯入驻。不过,不要紧,有社区会托底呢,这是许多老小区居民的惯性思维。但现在,有社区忍无可忍,大胆一呼:我不干了,你们自己想办法去。可以说,沈园社区这一退,将小区物业费收缴难题再一次凸显出来,也让现代公民素养缺乏的短板再一次“现形”。

  沈园社区这一退,业内人士普遍叫好,因为它给了小区居民一次公民素养教育的机会——逼得业主直面自己的责任,社区已经退场,“免费的午餐”不能再吃了,现在,该小区各位公民上场了。自己掏钱,购买专业的物业服务,这才是未来物业管理市场持续健康发展的正途。


发表评论:

本站客服
回到顶部
免责声明:本站系自媒体平台,只提供交流信息,所有文章、贴子仅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如有侵害到您的合法权益,请您积极向我们投诉。我们将作删稿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