绍兴杂谈 关注
关注:47回到贴吧

  • 正序看贴
  • 倒序看贴
腾龙网投顾问

记得母亲前年的春节说过一句话,现在过年越来越松了。

  去年的时候母亲又重复了这句话,听到后有了惆怅的感觉,现代人过年越来越淡,越来越不如从前,这使我非常怀念孩提时过年了。

  交了腊月,母亲便开始准备过年期间的面粉,把仅有的一点麦子用碾来回的滚碾,用箩筛过,再对麸皮进行数次碾轧,直到剩的很少,这就是过年期间招待客人的主粮。

  过年的时候,孩子们一般都能添上一件新衣服,要么是上衣,要么是下衣。有邻居家手巧的奶奶剪好,母亲用针缝过,后来缝纫机代替了母亲的一针一线,开始穿上了制服。到了大年初一,穿上新衣服去到叔叔婶婶家拜年,神气。亲热近乎的伯伯叔叔送给一挂小火鞭。也不谦让,拿到后跑回家告诉了母亲。

  过完腊月23日小年,用手掰着数着,年便匆匆的来到了。

  这个时间是原乡人返家的时候,那时返家的都是吃公家饭的有头有脸人物,他们回来的时候,带回大包小包的东西。夜晚吃饭的时候每每谈起这些公家人,总有一种羡慕,那时我就想,我什么时候能像他们一样穿上一身像样的衣服,提着大包小包,衣锦返乡。

  六七天的时间一晃而过,转眼到了年三十,家家户户开始准备过年的饭食,早晨简单的吃过一点稀饭,便开始炸丸子,起初炸一些玉米和白面混合的,让孩子们先吃。后来炸一些白面的,招待客人,等到白面的炸出来,孩子们都已经吃饱了,尽管已经撑得不得了,但还是想吃上几块白面的。这个时候最快乐的是孩子们,拿着小火鞭,点着一支香,走到谁家砰一响,砰一响。叔叔婶婶们让吃丸子,也不再吃,要是再平时,早已经垂涎三尺了。

a9c66d93gy1fmrx2ildhij21kw13t431_副本
赶紧回复一个吧,可以获得积分噢!
本贴共有0个回复,点击率17回到『绍兴杂谈』
发表回复
也可按Ctrl+Enter提交!
回到顶部